乾隆遇悍婦

  乾隆帝王六下江南,每一回都在鎮江延誤不少時候。鎮江的山山水水他都玩夠了,鎮江有名的食品也都吃厭了。
  他最后一次到鎮江就住在金山行宮里,這天,他突然心血來潮,想獨個兒到城里的大街小巷逛逛。
  乾隆帝王換了一身裝束,瞞過張玉書①,獨自一人進城閑逛,不知不覺走到了老南門附近的一條街道上。朝隆正在東張西望,忽聽吱嘎一聲,街旁一家人家開了門,走出來一位大約二十歲左右的婦道人家,雖說家常打份,容貌兒卻十分標致。乾隆帝王一看,就冒充失落了東西,在這家門前東尋西找。不住地偷眼膘那青年婦人。
  那青年婦人原來要在門口站一刻兒,等個搖蹦兒的走過,買點針線,不想搖蹦兒的沒有等到,卻見一個浮躁的男子,在街心里轉來轉去,一雙賊眼直盯著自己看,不覺臉上一紅,嘴里低低說了句"晦氣",她正要回身回家,乾隆帝王生怕錯過機會,三腳兩步趕到她旁邊:"請問小娘子姓甚名誰?你老公是什么行當?看你家景不寬,與其愁柴愁米,不如跟我上都城享受繁華富貴去。"青年婦人見他跑來,嚇了一跳,再聽他說話不倫不類,真是又怕又恨,關門又來不及了,急得扳起臉孔罵道:"你、你、你是哪塊來的野種?滾遠點,不要討嘴巴子打!”
  乾隆帝王要在皇宮里,有哪個妃子宮女敢違拗他?眼眼前這個小小的民女竟不把他放在眼里,馬上火上屋子,伸手就拖這女性的衣裳,嘴里還在嚇她:"快跟我走,不許亂叫,饒你不死!”
  青年婦人見他居然動手動腳的,更氣憤了,左手隔斷了乾隆的膀子,右手舉起來,不歪不斜,給了乾隆帝王兩下子崩脆的嘴巴子,嘴里高聲喊起來了:"救命!救命啊!盜賊搶人啦!"眨眼功夫,她家里人出來了,左右隔鄰鄰居聽到喊"救命",都把大門開了,乾隆帝王一看風頭過失,身邊又沒帶保駕的,不要吃面前虧,立即腳底下擦油,抱頭鼠竄。
  乾隆回到行宮,就跟心腹太監磋商,不說吃了婦道人家嘴巴子,只說要拿違旨犯上的民女問罪。但是又不知民女姓名,又沒看清她家門朝東門朝西,到哪塊去緝捕?乾隆細細回憶,只記得她家門口地上,有七塊小圓石頭拼合成北斗七星的樣子。好!就認定那個門前有七星石的人家去捉人。這消息被大臣張玉書聽到了。張玉書是鎮江人,他怕案子鬧大了會牽連他本人和全鎮江的官紳,就連夜到那條街上,把通街的男女老小都喊起來,趕在天亮以前,家家門口都鋪起一樣巨細的七星石。第二天,心腹太監帶了大隊御林軍上街捉人。萬想不到,家家門口都有七星石,不曉得捉哪一家是好,只得沒精打采,回去復旨,請皇上親自去認一認。
  乾隆帝王見沒有捉到人,心里當然敗興,要他再親自下去捉吧,他也不情愿。他是瞎子吃餛飩--心里有數。這樁事鬧出去臉上也無光,只好嘆了一口吻,裝作寬弘大量的樣子:"算了吧,不必捉了,小民蒙昧,恕他們無罪!"乾隆帝王打這個時候起,恨透了鎮江人,連一向夸贊的金山、焦山也說不好了。他在大臣們眼前,一提起鎮江,就講:"鎮江嘛,真是窮山、惡水、悍婦、刁民啊!”
  ①張玉書是康熙時的大學士兼吏部尚書,鎮江是他的老家,住南門大街。當地有關他的傳說好多,但都將他同乾隆帝王聯絡在一起。

內容版權聲明:本網站部分內容由網上整理轉發,如有侵權請聯系網站管理員進行刪除。

轉載注明出處:http://bcrsl.cn//huangdigushi/2636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