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供皇帝享樂的專門機構

  封建時代的皇帝,雖位高權重,至尊至貴,但在職業身份之外也是一個有著七情六欲的人。所以,他們設立個專門的機構,為自己的業余愛好,或者娛樂與游戲提供方便,也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。
皇帝享樂的機構  為下棋:唐朝在宮內設棋博士
  唐朝的李氏皇帝,大多愛好下圍棋。例如,李淵愛好圍棋甚至到了“通宵連日,情忘厭倦”的地步;李世民也是個棋迷,曾專門寫有兩首五言《詠棋》詩,其一是:“手談標昔美,坐隱逸前良。參差分兩勢,玄素引雙行。舍生非假命,帶死不關傷。方知仙嶺側,爛斧幾寒芳。”李隆基更是被史書稱為“多藝”,其中就包括棋藝。宋人陶彀《靖異錄》中記載了一個他和寧王下棋的故事:“明皇因對寧王問:‘卿近日棋神威力何如?’王奏:‘托陛下圣神,庶或可取。’上喜,呼將亭侯來。二宮人以玉界局進。遂與王對手。”可見玄宗愛圍棋之甚。
  因為皇帝大多愛下圍棋,所以唐代宮廷曾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設有棋博士一職,由會下棋的宦官擔任,專教宮人下棋。《新唐書·百官志》載:“初,內交學館……有內教博士十八人,經學五人,史、子集綴文三人,楷書二人,莊、老、太乙、篆書、律會、吟詠、飛白書、算、棋各一人。”內教十八博士中專設有棋博士一人,可見這些皇帝們對圍棋的愛好與重視了。
  李隆基還設立了“棋待詔”這樣的官職,用以招攬國內外的圍棋高手,陪自己下棋,或者是參加一些活動、著書立說、弘揚棋道等。
  為斗雞:李隆基專設斗雞坊
  李隆基還特別喜愛斗雞。他當太子的時候雖然喜歡,但還不敢太過于放肆。等到即位成為皇帝,立馬就在宮中專門修建了斗雞坊。唐人陳鴻《東城父老傳》中就說:“玄宗在藩邸時,樂民間清明節斗雞戲。及即位,治雞坊于兩宮間。索長安雄雞,金毫、鐵距、高冠、昂尾千數,養放雞坊。選六軍小兒五百人,使馴擾教飼。”
  唐人筆記中還有一個多次出現的神雞童賈昌的故事。賈昌是一個13 歲的少年,以斗雞之術高超而得到李隆基的超級喜歡。《東城父老傳》中說:“昌入雞群,如狎群小,壯者,弱者,勇者,怯者,水谷之時,疾病之候,悉能知之。舉二雞,雞畏而馴,使令如人。開元十四年,昌衣斗雞服,會玄宗于溫泉,天下號為神雞童。”就這么一個玩斗雞的孩子,唐玄宗出行去泰山舉行隆重的封禪大典都帶著他,“開元十三年,(賈昌)籠雞三百,從封東岳”。
  設專職機構以玩耍斗雞游戲,行封禪大典也念念不忘,可見唐玄宗的不務正業與荒唐程度。
  為面首:武則天專設控鶴監
  圣歷二年(699),已垂簾聽政歷時40 年的武則天似乎是感覺自己有些心力交瘁、力不從心,想解脫一下,于是就在這一年初設立了一個歷史上獨一無二的新機構——控鶴監,由面首張易之任控鶴監丞。久視元年(700)又改稱奉震府,以張易之為奉震令。
  武則天設立這個機構,一是為面首張易之等提供合法的身份與活動場所;二是為自己提供一個休閑娛樂之處。簡言之,就是武則天尋歡作樂、管理美貌男小三們的專門機構。在里面任職的也都是面首及一些輕薄的文人,極其類似歷代皇帝們的“三宮六院”,張易之、張昌宗兄弟就是這里的“皇后”和“貴妃”。
《新唐書·楊再思傳》中說楊再思“為人佞而智”,每每夸贊張昌宗“人言六郎似蓮花,非也;正謂蓮花似六郎耳”,雖是諂媚之語,亦可見女皇“以容貌幸”的選美標準。所以,這個機構的主要職能就是向女皇提供“男性溫存”;除此之外,它的另一功能是曲宴供奉,“每因宴集,則令嘲戲公卿以為笑樂”。由于是皇帝、面首和寵臣們的內宴,這個地方很快就墮落成一個制造鬧宴、賭博、酗酒等各種荒誕行徑的地方,成為宮中的“海天盛宴”,引起眾多正直大臣的非議。
  為養貓:明代專設貓兒房
  貓兒房是明代宮廷內的一個宦官機構。出自太監劉若愚之手的《酌中志》在“內府衙門職掌”一節中記載:“貓兒房,近侍三四人,專飼御前有名分之貓,凡圣心所鐘愛者,亦加升管事職銜。” 可見貓兒房之職責是專職養貓,并選拔佼佼者覲獻給皇帝。
  因為生在皇帝家,這些貓和人一樣,有專有的名字、稱呼和等級。例如,公的叫“某小廝”,母的叫“某丫頭”,被閹割的公貓一般叫“某老爺”;得到皇帝和后妃們特別喜愛的,無論是生前還是身后,該賜名的賜名,該封號的封號。有了職銜的貓就叫“某管事”,就可以“隨同內官同領賞賜”。根據貓的官銜不同,這些“貓管事”還被分為“大管事”與“小管事”,等等。
  如果有貓得到了皇帝的特別喜歡,就會生有風光,死有哀榮。嘉靖皇帝就曾特別喜歡兩只貓。一只叫“霜眉”的貓頗通人性,被嘉靖封為“虬龍”。它死后,皇帝傷心不已,下令葬于萬歲山北側,命為“虬龍冢”,并立碑祭祀。為了解除嘉靖皇帝失“霜眉”之痛,貓兒房又千遴萬選來一只獅貓,也頗得皇帝喜歡。后來,這只獅貓也死掉了,“上痛惜,為制金棺,葬之萬壽山之麓;又命在值諸老為文,薦度超升。
  皇帝玩物喪志,待畜即厚,待民必薄。海瑞說嘉靖一朝的政治是“吏貪官橫,民不聊生,水旱無時,盜賊滋熾”;老百姓則用他的年號挖苦他,說是“嘉靖嘉靖,家家皆凈”。如此,皇帝混蛋,民怨沸騰,離一個王朝的滅亡也就不遠了。(武新明)

內容版權聲明:本網站部分內容由網上整理轉發,如有侵權請聯系網站管理員進行刪除。

轉載注明出處:http://bcrsl.cn//huangdigushi/26328.html